劇情簡介

《愛,死亡和機器人第二季》動漫由蒂姆·米勒執導,蒂姆·米勒編劇,諾蘭·諾斯,艾米麗·奧布萊恩,艾洛蒂·袁,艾克·阿瑪迪,米歇爾·C·博尼拉,諾希爾·達拉爾,安德魯·霍克斯,德博拉·卡爾多納,阿亞娜·哈威夫,史蒂文·佩西,喬恩尼·赫恩,朱莉·內桑森,斯科特·懷特,彼得·弗蘭森,琪塔·昂赫,阿萊斯·洛森,彼得·邁克爾,弗雷德·塔特西奧,南西·利納里,本·吉魯,布萊恩·基恩,塞巴斯蒂安·克羅夫特,比阿特里斯·戈迪尼奧,米格爾·阿莫里姆,米迦勒·博迪,瑪麗亞·特蕾莎·克里西,阿奇·馬德基,亞歷山大·洛博·莫雷諾,斯蒂芬·卡皮契奇,布魯斯·托馬斯,杰夫·伯格,安東尼奧·阿爾瓦雷主演的喜劇,科幻,動畫,恐怖,短片,奇幻,動漫。

該劇講述了:《愛、死亡&機器人》是一部動畫短片合集,涵蓋科幻、奇幻、恐怖和喜劇等題材。每集都采用大膽的敘事手法,故事好看易懂,令人印象深刻?! ≡搫〖堑谝徊縿赢嫸唐?,由大衛·芬奇、蒂姆·米勒、珍妮弗·米勒和喬?!ざ鄬帗伪O制,匯集了世界級的動畫創作者和精彩的故事,定會為觀眾帶來獨特、震撼人心的觀看體驗。

《愛,死亡和機器人第二季》別名:愛·死·機械人,愛x死x機器人,愛、死亡 機器人,愛、死亡&機器人,愛、死亡&機器人第2輯。 又名:Love, Death & Robots Season 2,該劇于2021-05-14在多樂視頻首播,制片國家/地區為美國,該劇單集時長10分鐘,總集數8集,語言對白英語,最新狀態全8集。該劇評分6.8分,評分人數163251人。

猜你喜歡

影評

THEDROWNEDGIANT溺斃的巨人

J.G.Ballard 詹姆斯·格雷厄姆·巴拉德 全文譯文

原文請點擊此處查看

在風暴過后的早晨,一具溺斃的巨人尸體被沖上了城市西北方五英里處的海灘。它到來的消息首先是由附近一個農民傳出,隨后被當地報紙的記者和警察證實。盡管如此,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仍然持懷疑態度,但隨著越來越多返回的目擊者證明這個巨人的巨大尺寸,我們的好奇心終于被激起了。當我們在兩點過后不久出發前往海岸時,我和我的同事們舉行研究的圖書館已經幾乎空無一人。一整天人們接連走出辦公室和商店,只因這個巨人的說法在城市中不停流傳。

當我們到達海灘上方的沙丘時,那里已經聚集了一大群人,我們可以看到尸體躺在兩百碼外的淺水中。對其體型的初始估計似乎被過于夸大了。當時正值退潮,巨人的身體幾乎全部顯露在外,但他看起來大概就比一條姥鯊大一點。他仰面躺著,雙臂放在身體兩側,狀態沉靜,仿佛在濕沙和淺水上睡著了,隨著潮水退去,他白皙皮膚的反光也逐漸消失。在清澈的陽光下,他的身體像海鳥的白色羽毛一樣熠熠發光。

我和我的同伴們對這一奇景感到疑惑,又對不滿足于同眾人浮光掠影地遠觀,于是從沙丘上走下沙灘。每個人似乎都不愿意接近這個巨人,但半小時后,兩個穿著涉水靴的漁民穿過沙灘走了過去。當他們微小的身影接近那具躺著的尸體時,看客間突然爆發出一陣喧嘩。這兩個人在巨人面前完全 成了侏儒。雖然他的腳跟部分還埋在沙子中,但他的腳長至少是漁民身高的兩倍,我們立即意識到,這個被溺斃的龐然大物的尺寸和重量應該相當于最大的抹香鯨。

三艘捕魚船已經到達現場,并升起了龍骨,停留在離海岸四分之一里處,船員們從船頭遠望。他們的謹慎也使岸上的觀眾不敢涉水過沙。大家焦急地從沙丘上走下來,在石灘上等著,渴望近距離觀察。巨人體側的沙子被沖走了,形成了一個空洞,仿佛這個巨人是從天而降。兩個漁民站在兩足形成的巨柱之間,就像在尼羅河上某個寺廟里帶著水紋柱子間的游客那樣向我們招手。有那么一會兒,我擔心這個巨人只是睡著了,可能會突然翻動軀體,把他的腳后跟并在一起,但他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天空,沒有在意他腳下那些微不足道的復制品。

然后,漁民們開始繞著尸體轉圈,漫步經過長長的白色腿側。在暫停檢查手仰張著的手指后,他們在手臂和胸部之間不見蹤影,然后重新出現,手搭涼棚張望著他那帶著古希臘式輪廓的面容。淺淺的額頭、筆直的高鼻梁和卷曲的嘴唇讓我想起了一尊普拉克西特列斯的羅馬人雕像,而鼻孔間優雅的挺廓則展現出與紀念性雕塑的相似性。

突然間,人群中傳來一陣叫喊,一百只手臂指向大海。我嚇了一跳,看到一個漁民已經爬上了巨人的胸膛,現在正在一邊漫步一邊向岸邊揮手。驚訝和勝利的喧嚷從人群里傳出,又很快消弭在了所有人從石灘沖向沙灘踏出的轟響中。

當我們走近那個躺在球場大小的水池中臥著的軀體時,我們興奮的交談聲又被這個去世巨人的巨大體型化作沉默。他與海岸成一個小角度,雙腿靠近海灘,這種偏向掩蓋了他的真實長度。盡管有兩個漁民已經站在他的腹部之上,人群還是圍成了一個大圈,三四個人一組,試探性地朝他的手和腳前進。

我和我的同伴們繞過巨人向海那側,他的臀部和胸部像擱淺的船體一樣聳立在我們面前。他那珍珠色的皮膚由于浸泡在鹽水中而膨脹,隱約顯出肌肉與筋腱的巨大輪廓。我們從他的左膝下經過,他的膝蓋微微彎曲,潮濕的海草絲絲縷縷地粘在膝蓋兩側。一條松散編織的包巾堪堪披在中腹部,已經被水漂白成了淡黃色,還保有一種纖細的質感。當在陽光下蒸騰時,布料上傳來一股強烈的鹽水味,與巨人皮膚甜膩而強烈的氣味混在一起。

我們在他肩膀邊停下來,仰望著那一動不動的輪廓。嘴唇微微張開,睜開的眼睛渾濁而凝塞,仿佛注入了某種藍色的渾濁液體,但鼻孔和眉毛的精致弧度使臉部具有一種華麗的魅力,掩蓋了胸部和肩膀所蘊藏的野蠻力量。

耳朵懸在我們頭頂半空中,像一個雕出來的門洞。當我舉起手想觸摸下垂的耳垂時,有人從額頭邊緣出現,沖我大喊。我被這個幽靈嚇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然后看到一群年輕人已經爬到了臉上,正在互相推搡著在眼眶間打轉。

現在,人們爬滿了巨人全身,他仰著的手臂提供了兩側的階梯。他們從手掌沿著前臂走到肘部,然后爬過隆起的肱二頭肌之丘,來到光滑無毛的上半胸處胸肌堆出的行道。他們從這里又爬到臉上,沿著嘴唇和鼻子牽手漫步,或者從腹部往下爬,去加入那些已經跨過腳踝、正在一雙大腿上兜兜轉轉的人。

我們繼續在人群中繞行,并停下來檢查那只伸出的右手。掌心有一小汪水,就像另一個世界的殘留物,現在已經被登上手臂的人們踏碎了。我試圖讀懂穿過皮膚的掌紋,尋找一些巨人性格的線索,但組織的膨脹幾乎已經使它們湮沒了,也帶走了巨人的身份和他最后悲慘困境的所有痕跡。手上巨大的肌肉和腕骨似乎否認他們的主人有任何敏感性,但手指的精致彎曲和每個都精心修剪到離甲床六英寸以內的指甲又表現出他有某種精致的氣質,能印證這點的是他帶有古希臘特征的面容,而現在這副面容上鎮民們正像蒼蠅一樣落足。

一個年輕人甚至站在鼻尖上,兩手在身旁晃動,向他的同伴們喊話,但巨人的臉仍然保持著一種厚重的沉靜。

回到岸邊,我們在石灘上坐下,看著從城里不斷趕來的人們。大約有六七艘漁船聚集在岸邊,他們的船員涉水穿過淺水區,仔細觀察這個風暴的巨大膺獲。后來,一隊警察出現了,他們半心半意地試圖封鎖海灘,但在走到那個躺著的巨人身邊后,這種想法就從他們腦中消失了,而后他們帶著疑惑的目光一并離開了。

一小時后,海灘上出現了一千人,其中至少有兩百人站在或坐在巨人身上,沿著他的胳膊和腿擠來擠去,或在他的胸部和腹部不停地混戰。一大群年輕人占據了他的頭部,在臉頰上互相頂撞,從下巴處的光面上滑落。兩三個人跨坐在鼻子上,另一個人爬進了一個鼻孔,從那里發出像狗一樣的吠叫。

當天下午,警察回來了,為大學里的科學專家——大體解剖學和海洋生物學的權威——在人群中開辟了一條道路。那群年輕人和巨人身上的大多數人都爬了下來,只留下幾個頑固的人停留在腳趾尖和額頭上。警察在前面分開圍觀的群眾開路,專家們繞著巨人走了一圈,點著頭進行著激烈的磋商。當他們走到伸出的手旁時,帶頭的警官要把他們扶到手掌上,但專家們匆忙地拒絕了。

他們回到岸邊后,人群又一次爬上了巨人,當我們五點離開時,他們已經完全占據了巨人的身體,像一群密密麻麻的海鷗撲在一條大魚的尸體上一樣,遮掩了手臂和腿部。

三天后,我又去了那片海灘。我在圖書館的朋友們已經回到了他們的工作崗位,并委托我繼續觀察這個巨人并準備一份報告。也許他們感覺到了我對此次事件的特別興趣,而我也確實很想回到海灘。這并不是源自什么戀尸癖,而是對我來說,這個巨人仍然活著,也的確比許多觀察他的人更有活力。我被深深吸引的部分原因是他巨大的體型,他那與我自己的微型肢體完全仿佛的胳膊和腿所占據的巨大空間,但最重要的是他的存在本身這一絕對的事實。無論我們的生活中還有什么值得懷疑的地方,這個巨人,不管是死是活,都是絕對存在的,讓人看到了一個這個相似絕對的世界,而我們這些海灘上的觀眾只是不盡完美、微不足道的復制品。

當我到達海灘時,人群明顯減少了,大約有兩三百人坐在沙灘上,一邊野餐,一邊看著那些穿過沙灘走來的游客群體。接連的潮汐把巨人推向更靠岸邊的位置,把他的頭和肩膀擺向海灘,這樣他的體型似乎加倍增大,他巨大的身體使他腳邊的漁船相形見絀。海灘不平坦的地形將他的脊柱頂成了一個輕微的拱形,張開了他的胸部,使頭部向后傾斜,迫使他擺出一個更加生動的英雄姿態。海水浸泡和組織腫脹的綜合作用使他的臉看起來更圓潤,不那么年輕。盡管巨大的五官使得我們無法評估這個巨人的年齡和性格,但在我上次來訪時,他那那帶有古典氣息的嘴唇和鼻子表明他曾是一個謹慎謙遜的年輕人。但現在,他似乎至少已經到了中年早期。浮腫的臉頰、較厚的鼻子和太陽穴以及變窄的雙眼使他看起來有一種養尊處優的成熟感,也還在暗示著即將到來的日益腐爛。

巨人這種死后加速的人格發展持續吸引著我,仿佛他性格中的潛在因素在他的一生中獲得了足夠的動力,從而得以在簡短的最后亮相中展現出來。這標志著巨人開始向那套苛刻的時間系統投降,其余的人類也都在遵守這一系統,而我們有限的生命就像一個支離破碎的漩渦卷起的無數扭曲的漣漪那樣,是這個系統的最終產物。我在巨人頭部正對面的石灘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從那里我可以看到新來的人和孩子們爬過巨人的腿和胳膊。

在上午的游客中,有一些穿著皮夾克、戴著布帽的人,他們以專業的眼光審視著巨人,踱著步子說出他的尺寸,用漂流木的碎片在沙地上進行粗略的計算。我猜想他們是來自公共工程部門和其他市政機構,無疑是想知道如何處理這個巨大的垃圾。

有幾個衣著光鮮的人,如馬戲團老板之類的,也出現在現場,他們圍著這個龐然大物慢慢地走著,雙手插在長大衣的口袋里,彼此不說話。顯而易見,即使對他們來說,巨人的體積也太大了。他們走后,孩子們繼續在巨人的胳膊和腿上跑來跑去,年輕人在巨人的臉上互相搏斗,他們腳下的沙跡覆蓋了白色的皮膚。

第二天,我特意把參觀時間推遲到傍晚,當我到達時,坐在石灘上的人不到五六十個。巨人被沖到了離海岸更近的地方,現在只在大概七十五碼外,他的腳壓在一個爛防波堤的護欄上。岸邊更緊實的沙坡使他的身體向大海傾斜,那張傷痕累累的臉以一種幾乎是有意識的躲避姿態轉開。我坐在一個大金屬絞盤上,這個絞盤被鏈在一個石灘上的混凝土沉箱上,向下看著這個躺著的人。

他白皙的皮膚現在已經失去了珍珠般的半透明感,上面散布著本應被夜間潮水沖走的臟沙。手指間布滿了大片海草,臀部和膝蓋之下的縫隙里有一堆垃圾和海螵蛸。他的五官也還在不斷腫脹,但盡管如此,這個巨人仍然保持著他那宏偉如荷馬史詩般的身材。肩膀的巨大寬度,以及巨大支柱般的手臂和腿部,仍然將這個人物帶入了另一個維度,而且這個巨人似乎比之前我腦海中的傳統人類大小的肖像更能代表溺水的阿爾戈英雄或奧德賽的英雄之一的真實形象。

我走到沙灘上,在水洼之間走向巨人。兩個小男孩坐在耳廓里,而在遠處,一個孤獨的青年高高地 佇立在一個腳趾上,在我走近時打量著我。正如我在推遲到來時所希望的那樣,沒有其他人注意我,岸上的人仍然蜷縮在他們的大衣下面。

巨人仰臥的右手上覆蓋著碎貝殼和沙子,其上有幾十個腳印清晰可見。臀部的圓形體型高高聳立在我面前,遮斷了我對大海的所有視線。我以前注意到的甜膩氣味現在更加刺鼻了,看向不透明的皮膚,我可以看到凝固血管呈現出的蜿蜒曲折。無論它看起來多么令人厭惡,這種無休止的蛻變,這種可見的死亡中蘊含的生機,最終給了我踏上他尸體的勇氣。

我把突起的拇指當作樓梯扶手,爬到手掌上開始攀登。皮膚比我想象的要硬,幾乎不為我的體重影響。我很快就爬上了傾斜的前臂和隆起的肱二頭肌。溺斃巨人的臉龐從我右側迫近,空洞的鼻孔和巨大的臉頰就像哪座怪異的火山。

安全地繞過肩膀,我走到胸前寬闊的行道上,肋骨的骨脊像巨大的椽子一樣橫在那里。潔白的皮膚上斑駁著無數腳印留下的深色傷痕,在這些傷痕中,各個腳跟的圖案清晰可見。有人在胸骨的中央建了一個小沙堡,我爬到這個部分被損毀的結構上,讓自己能更好地看到臉。

兩個孩子現在已經爬上了耳朵,正把自己拉到右邊的眼眶里,右邊的藍眼球被一些渾濁液體完全填滿,無神地望穿他們的迷你身軀。從下面斜著看,那張臉不見任何優雅和安詳,拉長的嘴和翹起的下巴被其巨大的肌肉支撐著,就像一個巨型沉船的破損船頭。我第一次意識到這個巨人身體最后遭受的極度痛苦,可他對肌肉和組織的崩潰毫無知覺,這也讓人痛心。這個廢墟上的人物,像一艘被遺棄的船被扔在空曠的海岸上,幾乎聽不到海浪的聲音,這種絕對的孤立使他的臉變成了一張顯示著疲憊和無助的面具。

當我向前走的時候,我的腳陷進了軟組織的凹槽里,一陣腥臭的氣體從肋骨之間的孔隙中吹出。我從污濁的空氣中退了出來,這些氣味還像云一樣依舊籠罩著我,我轉向大海,想呼入些新鮮空氣。我驚訝地看到,巨人的左手已經被砍掉了。

我困惑地盯著發黑的殘肢,而那個孤獨的青年則倚靠在一百英尺外的高處上,用血腥的目光審視著我。

這只是一連串掠奪中的第一次。接下來的兩天里,我一直呆在圖書館里,出于某種原因,我不愿意去海邊,因為我知道我可能已經目睹了一個華麗的幻覺即將謝幕。當我下一次穿過沙丘,踏上石灘時,那個巨人離我不過二十碼遠,由于如此接近粗糙的鵝卵石,所有那些曾經在遠觀他被海浪沖刷時感受到的魔力都已消失得一干二凈。盡管他體型巨大,但覆蓋在他身上的傷痕和泥土使他只是隱約還能看出人形,而他那巨大尺寸只是凸顯出他的脆弱性。

他的右手和腳被卸下,拖上斜坡,用車拖走了。在詢問了擠在防波堤邊的一小群人后,我知道是一家化肥公司和一家牛食制造商所為。

巨人殘存那只腳已被升到空中,大腳趾上固定著一個鋼制錨鏈,顯然是在為第二天做準備。周遭海灘上有幾十個工人在忙亂,在手腳被拖走的地方,地面上有深深的車轍。一股深色咸水從殘肢上滲下,染紅了沙子和墨魚的白色身子。當我走在沙灘上時,我注意到灰色的皮膚上被刻出了一些戲謔口號、納粹標志和其他標志,仿佛對這個一動不動巨人的殘害行為使受壓抑的惡意洪流突然之間一泄而出。其中一只耳朵的耳垂被一根木矛刺穿,胸部中央燃起了一小團火,周圍的皮膚都被燒黑。細小的木灰還飄揚在風中。

一股惡臭籠罩著這具尸體,這是腐爛無法掩飾的標志,它終于趕走了通常聚集在這的年輕人。我回到石灘上,爬上絞盤。巨人腫脹的臉頰現在幾乎閉上了眼睛,嘴唇向后扯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曾經筆直的古希臘式鼻子已經被扭曲壓扁,被無數的鞋跟踩進了腫脹的臉上。

當我第二天去海灘時,我發現他的頭已經被鋸掉,幾乎是松了一口氣。

過了幾個星期,我才再次來到海灘,那時,我之前看出的那個人形又消失了。仔細觀察,躺著的胸部和腹部明顯像人,但由于每條肢體都被砍掉了,先是膝蓋和肘部,然后是肩膀和大腿,尸體就像任何無頭的海洋動物——鯨魚或鯨鯊的尸體。隨著身份的喪失,以及這具尸體上為數不多的個性痕跡的消失,觀眾們的興趣也隨之消退了,除了一個年老的海灘管理員和坐在承包商小屋門口的看守人之外,前灘已經荒廢了。

尸體周圍搭起了一個松散的木制腳手架,十幾把梯子從上面隨風擺動,周圍沙地上堆滿了一圈圈繩子、長長的金屬柄刀和抓鉤,卵石上涂著血跡和骨頭、皮膚的碎片。

我向看守人點了點頭,他在燃燒著的焦炭火爐邊沉悶地看著我。大塊鯨脂正在小屋后面的大桶里熬制,周圍都彌漫著刺鼻氣味。

在一個小吊車的幫助下,兩根大腿骨都被移走了,吊車上掛著曾經覆蓋在巨人腰部類似紗布的織物,被掏空的窩關節像谷倉門一樣敞著。上臂、領骨和生殖器也同樣被取走了。胸部和腹部剩下的皮膚被用焦油刷劃分成平行的條狀,前五或六部分被從中腹部削去,露出巨大的肋骨拱部。

當我離開時,一群海鷗從空中飛下來,停在沙灘上,帶著兇猛的叫聲啄食著染著血肉的沙子。

幾個月后,當他出現的消息已經被普遍遺忘后,巨人身體被肢解出的各種碎片開始在城市各處重新出現。見到的大多是骨頭,大概是化肥制造商發現這些骨頭太難粉碎了,而且它們的巨大尺寸以及附著在關節上的巨大肌腱和軟骨盤都能立即讓人識別出它們。出于某種原因,這些脫離肉體的殘肢似乎比它們那臃腫后被截肢的本體更能傳達巨人最初的壯麗本質。當我看著馬路對面的肉類市場最大批發商的門臉時,我認出了門口兩側兩根巨型大腿骨。它們高高聳立在搬運工人的頭上,就像某種來自原始德魯伊教的險巖奇石,我突然看到巨人從這些光禿禿的骨頭上爬起,大步走過小鎮的街道,在回到大海的路上撿回自己散佚的碎片。

幾天后,我看到左手肱骨被擺在一個船廠入口處(它的孿生兄弟幾年來一直被放在港口主商業碼頭下面樁基旁的泥土中)。在同一星期,干尸化的右手在行會的年度慶典上被放在嘉年華花車上展出。

下頜骨不出所料地被送到了自然歷史博物館。頭骨的其余部分已經消失了,但可能仍然潛伏在城市的廢墟或私人花園里——最近,當我沿河航行時,注意到這個巨人的兩根肋骨在水邊花園里被擺成了一個裝飾性的拱門,可能是被當成了鯨魚的顎骨。一大塊有印第安人毯那么大、曬得黝黑還有紋身的皮膚,在游樂園附近的一家新奇商店里成了玩偶和面具的背景布,而且我毫不懷疑,在城市的其他地方,在酒店或高爾夫俱樂部,壁爐上方的墻上會掛著巨人干尸化的鼻子或耳朵。至于那個巨大的生殖器,它最后落入一個小型馬戲團的獵奇博物館之手,這個馬戲團沿著西北海岸線不停往返巡演。那個曾經雄姿勃發的巨大器官,因其尺寸出奇地大,自己就占據了一個專有的帳篷。諷刺的是,標簽上錯把來源寫成了鯨魚,事實上,大多數人,甚至那些在暴風雨后第一批看到他被沖上岸的人,現在如果還記得他,記憶里也只是一頭巨大的海獸。

被剝去了全部肉剩下的骨架仍然佇立在海邊,泛白的肋骨雜亂無章,像一艘廢船的木料。承包商的小屋、起重機和腳手架已經被拆除,沿著海岸被沖進海灣的沙子已經掩埋了骨盆和骨架。在冬天,這些高而彎曲的骨頭一片荒寂,只被海浪拍打著,但在夏天,它們為厭倦了大海的海鷗提供了一個極好的棲息地。

Copyright ? 2022 悍馬影視 豫ICP備16041581號-1

電影

劇集

綜藝

動漫

中文字幕aⅴ无码专区_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_在线看片无码永久GV_在线观看永久免费无码网站